865棋牌-点此进入

唐韵文苑
当前位置:首页> 企业文化 > 唐韵文苑

悬崖独美,从容可观

发布时间:2020/04/24 浏览:451次 字体大小:[大][中][小]

作者:陈世津

曾有这样一句话广为流传:“人生是一场旅途,不必在乎目的地,在乎的只是沿途的风景。”世人各有所爱,而我独美悬崖。

“夫夷以近,则游者众;险以远,则至者少。”“夷以近”之于栈道桥梁,其上下风光早已为众人览尽,岂差我一人?“而世之奇伟、瑰怪,非常之观,常在于险远,而人之所罕至焉。”譬若悬崖。既醉心于美景,又心甘攀行,哪能够择坦途而弃悬崖?

然而,悬崖或许独美,却非人人皆可观之。心志不坚者,中途废道,不行;惶惶如疾者,忧思惊惧,不往。咎之其上,悬崖之美,是非从容之人不可游赏。

从容之人,必定心如止水。恍若一叶孤舟畅行激流,即便左冲右突,进退维谷,亦能不改其志,穿破激流,重返航线。

小提琴大师尼科罗·帕格尼尼自小多病,可谓“病痛耽耽小动不息,不屈种种大承答挞”。牙床溃烂,眼疾严重,关节炎、肠胃炎、喉癌......病魔似是挤满了他的人生行程。然而置身其中的他却能从容羁旅,抛开一切病痛阻挡,只行独往他的音乐殿堂,即便行途蜿蜒,却不改其志,从容踏平崖壁,笑看那悬崖之美!

从容之人,不论身处何种境地,都能安之若素,不慌不躁。因有从容之心,哪怕飞崖峭壁,危悬百尺,从容之人亦能“也无风雨也无晴”,笑问“谁怕?”

文革时期的沈从文先生,即便古稀之年惨遭侮辱,骤跌神坛,亦不曾惊怀,窘境中的他一句“荷花真好”竟也使那段惨淡的日子荡起荷花的芬芳;法国记者博比因一场大病四肢瘫痪,依然心平气和,在助手的帮助下,以20多万次的眨眼铸就不凡的《潜水衣与蝴蝶》;还有潜心人类心灵几何学的汉字研究者杜道生;杨绛先生的《百岁感言》......怕逆境蹉跎,此生坎坷,他们只是一路冷眼旁观,一心只走自己的路,观这悬崖深深,美景独好,从容如歌。

归根究底,这“空谷”不过是一道人生的地势沙盘。盘上种种:有悬崖,也有栈道桥梁。有人独美悬崖,踽踽而行,独赏无限风光;有人只赏栈道桥梁,安然无虞,可缓图观之。

之于我,悬崖独,若从容而行,则一如“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”的宁静美好。